泊头频道_长城网
欢迎光临泊头新闻网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网站首页 泊头新闻 政务公开 产业之窗 道德建设 招商引资 部门动态 文化教育 魅力乡镇
他山之石 时政聚焦 社会民生 人物风采 名企名店 民主法制 娱乐八卦 美食消费 外媒看泊头
新闻热线:18303267555 在线投稿:ccwbtgzz@126.com
您当前的位置:长城网>>泊头新闻网>>社会民生

沧州泊头村民打死村长“南霸天”96名村民联名求情

http://www.hebei.com.cn 2014-07-14 21:04 长城网

  郑立海身旁的菜地里,村长侯志强被打死。由于侯志强吃了郑家的4条大狗,郑家只好养宠物犬看家。

  核心提示                                                                                 

  村长侯志强在河北侯落鸭村的暴力生活,成为中国基层法治疲软的典型案例。他除了殴打、敲诈村民,还用暴力威慑村长选举,并自填选票。最终以接近全票获选。地方镇政府回应:“这说明得人心。”同时基层警力的不足,也让村民对法治失去信任。侯志强虽然在“意外”中死亡,但侯落鸭村明天会如何,无人知晓。

  郑潮军因用铁镐打死村长侯志强,以故意杀人罪被判刑8年。而96名村民于今年,联名上书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要求释放郑潮军,理由是,侯志强主动到郑家寻衅滋事,郑家是正当防卫。村民们,包括侯志强曾经的同伴都说,“侯志强是个恶人,我们都怕他。”

  第十次袭击

  只要他不高兴,毫无征兆的就会动手。他几乎是在监狱、出狱、犯罪再进监狱中度过。

  红色面包车在河北泊头市侯落鸭村蜿蜒的土路上颠簸前行。车内38岁的侯志强随着车身颠簸上下起伏。侯的身边围坐着3名小伙。

  这是曾因故意伤害而数次服刑的侯志强,第十次去敲诈村上的养猪户郑潮军一家。

  侯志强是出了名的“爱打仗”。在这个不足千人的村庄,村民们尽量选择避免与他共事,即便是镇上的干部也会称他这样的人为“霸天”。

  “其实我也老劝他不要去打仗。”7月4日,侯志强的儿子说,他知道外界一直在指责他的父亲,可谁也改不了父亲的脾气。

  38岁的侯志强是村上的坐地户,身高不到1米7,身体壮实,方脸,大眼睛,看上去白白净净,但嗓门很大,“他说话很横,说一不二。”村民称,他的长相和反差很大。

  “他只享受使用暴力带给他的一切。”一村民说。

  侯的成长伴随着父辈们的各种暴力事件。大概在他十八岁那年,他的三叔酒后拿刀捅死了他的父亲,三叔被抓去坐牢,没多久五叔也因屡次故意伤害他人被判刑11年。

  他继承了父辈性情中暴躁的基因。他会平静地出现在你面前,只要他不高兴,毫无征兆的就会动手。一位村民说,侯留给村民的印象是,他几乎是在监狱、出狱、犯罪再进监狱中度过。

  侯落鸭村位于泊头市西侧,地势平坦,村民祖辈靠种粮为生。

  在这个闭塞的村庄,单调的乡下生活让村民们常记不起自己的生日是哪天,不过如今,庄稼汉们在尽力恢复记忆。侯志强在郑潮军家被打死后,以往和侯有冲突的村民们开始回忆他的种种劣迹,村民把侯志强从事伤害、敲诈的事情摘录到纸上,联名要求法院从轻审判打死他的外地人郑潮军。

  “这是正当防卫。”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民认为,郑潮军的行为是“为民除害”,他让大家走出了持续多年的充满恐惧与暴力的生活。

  “特殊关系”

  村民们猜测脾气暴躁的侯志强与警方有着特殊的关系。“他打人似乎永远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大家都习惯了,最好的办法就是躲着他走”,王生(化名)是侯志强邻村的村民,曾因无意碰到在邻桌喝酒的侯志强身体,被打穿耳膜。

  不过对此,侯志强并不满意。“他还要我们补偿,说他打人出了力气。”王生的妻子回忆说“我们给了4000块,我们知道他的名声,不想给自己添麻烦。”

  在侯落鸭村,大家已习惯了这样一幕。侯经常殴打他不喜欢的村民。被打村民多数不报警,即便报警,警察也是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后出现。有时侯志强会被警方带走,但没多久就再次出现在村里。

  村民们猜测脾气暴躁的侯志强与警方有着特殊的关系。

  “他打人似乎永远得不到应有的惩罚。”

  2008年,因抢劫入狱服刑7年的侯志强,刚出狱一年,就向村民展示了自己的暴躁。这年麦收他和另一位村民在收割小麦时因谁先用联合收割机吵了起来。

  当晚,手持棍棒身后站着十几名壮汉的侯志强便出现在上午吵架村民的门前。他袭击了这位村民及其亲属,打伤十余人。其间一人被打伤腿部骨折,一人被打断颈椎,还有一人头被打出一条口子。

  几乎在同一时间,侯志强在村里第二次砍人。

  这次的受害者叫王金刚。他向记者展示了自己左臂上的刀疤。他说,2008年年中,因帮助朋友解决经济纠纷,站在另一方的侯志强袭击了他。“上来就砍,几乎把我左臂砍断了”。

  受伤后王选择了报警,不过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逐渐相信,侯志强和警方之间存在着特殊关系。

  “警察老找不到人,我发动了所有亲友,在镇里、在泊头市,我们找到了很多次,可是警察每次都要一个多小时才来。”王说,侯志强早就跑了。

  这样持续了一年多,2011年,王金刚开始自己抓侯志强,他想逮住侯志强后扭送公安,也无果。王金刚记得,自己往刑警队跑了十几趟,为这事跑了两年多。

  最后侯志强表示私了,他找了小弟顶下了砍人的罪名,并给了王金刚10万块钱,让他不深究此事。随后,侯去自首。

  不知情的村民以为,侯志强这次一定会在监狱呆上个七八年。为此,文中出现数次被侯志强欺负的郑潮军一家,还把户口迁进了侯落鸭村。

  由于侯志强成为了斗殴中的从犯,他只获刑了半年。

  7月10日,记者就上述情况向负责侯落鸭村治安的警方提出采访请求,被告知,熟悉此事的领导已经调离,要想详细了解情况需调取卷宗。随后一天记者再次询问被告知,现在很忙,抽不出时间去调取侯的卷宗。

  村长是南霸天

  南北霸天的这场仗,让侯志强彻底奠定了在村里的地位,“没人敢惹他。”

  客观地讲,没有证据能够证明侯志强贿赂了警员借以让自己免遭处罚。但在警力不足的乡镇派出所,侯的暴力明显被纵容了。

  尤其在2009年。这一年前后侯先后伤了多人,也遭到警方追捕,不过也就是在这一年,侯当上了村长。

  侯志强当选侯落鸭村长,被十里八乡认为是件极端滑稽之事。

  很多村民说,2009年侯志强让多个手下,挨门叫村民来他在饭馆摆下的酒席喝酒,“很多村民都是被连拉带扯强行拽了过来,来了你就得选我,不选被我发现了就找你麻烦。”

  为了确保当上村长,侯志强还私自扣留了本应发到村民手里的选票,填上了自己名字后塞进了选票箱。

  “他不是怕有人竞争村长,是怕没人来参加选举,票数不够选不出村长。”村民称。

  村支书侯国胜说“当时村民对此意见很大”。

  村民的意见并没有通过正常渠道反映到镇政府,“他砍了人都没事,谁敢不听他的。”一位村民说。

  事实是据记者调查,在侯落鸭村的暴力行为已绵延多年。

  侯国胜和多名村民称,当地民风彪悍,800来口人的侯落鸭村又是远近闻名的穷村,村穷是非多,大概20多年前,村里的一户王姓村民和侯姓村民不睦,当时的乡镇干部感到调解困难,就戏说,侯家和王家分别是南北霸天,没法管。

  侯国胜甩着手说,事儿就从这坏了。他坚持认为,当时乡镇干部的这种叫法导致两个家族数十年争斗不止,“这里的人尤其爱面子,侯、王两家被干部叫了霸天,要是哪一方被对方压下去,这一方就非得找补回来。”

  村里人大都记得,南北霸天发生过两次大型冲突。1991年前后,南北霸天都有人当着村干部,双方因在村里小卖部赊账争相到村委会报销而发生冲突,南霸天未占到便宜。

  逆转发生在侯志强第一次坐完牢回到村里。2008年收割小麦的季节,侯、王两家因为谁家先用联合收割机收麦子骤起争执。当夜侯率领了十几号人,将王家十几口人都打进了医院。

  侯国胜称,南北霸天的这场仗,让侯志强彻底奠定了在村里的地位,“没人敢惹他。”

关键词:泊头,村长,求情

稿源: 新京报
责任编辑:董传辉

相关新闻

版权所有  长城网  国新网许可证编号  1312011001  冀ICP备10001396号-1